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RAMOS/ÖZIL】水鱼傻白甜三十题【1-5】

Title:水鱼傻白甜三十题
Author:Salazar
Pairing:Sergio Ramos/Mesut Özil
Rating:R
Summary:一些傻白甜的小故事
Note:最近堆堆一直不顺,水水也肠胃炎跑了次医院,用甜甜甜转换一下心情!!!傻白甜预警。顺便,我都心疼鸟叔了。极微量麻花提及

【1】拥抱
梅苏特喜欢塞尔吉奥的拥抱,塞维利亚人的拥抱同他本人一样带着让人安心的温暖,有力而坚定。

每一次年长者在场上抱住他的时候,梅苏特总要不着痕迹地快速溜走——他害怕会忘记自己身处何处,完完全全沉溺于那个带着汗水的拥抱里,他完全无法拒绝塞尔吉奥的温度。

梅苏特喜欢在性爱之后整个人都陷在塞尔吉奥怀里,后背抵着温热的躯体,富有弹性的肌肉与他的后背紧紧贴在一起,这总会让德国前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与放松。

塞尔吉奥很喜欢抱住梅苏特,因为他的土耳其美人儿这个时候身体总会微微颤抖,然后像一条滑溜的鱼一样溜走,每次塞维利亚人在训练场上逮到他的尼莫走神时,就会从后面一把抱起梅苏特,欢快地带着他转圈,直到德国前腰用自己的小肉手拍打他的手臂示意停下,副队长先生才会把眼眶又开始发红的助攻王先生放下来,然后不管伊戈尔,萨米和卡里姆冲他投去鄙夷的眼神,笑嘻嘻地贴贴梅苏特的脸颊。

“我那几年我最怕在训练场上遇到的不是克里斯亚诺找我练习点球或是被叫去冲刺跑比赛……”伊戈尔·卡西利亚斯先生在很多年后的聚会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而是塞尔吉奥变着法子调戏小鲷鱼的那副嘴脸。”

卡里姆做了个呕的样子,冲着笑容有点傻的塞尔吉奥翻了个白眼“无耻之极。”

“无耻之极。”萨米赞同地点了点头。

“伙计们,你们这是嫉妒!”塞维利亚人夸张地挥舞着双手,“谁让梅苏特最喜欢我。”

“揍他!”伊戈尔挥了挥手臂,旁边的萨米,卡里姆,还有克里斯蒂亚诺和冈萨洛也立刻笑嘻嘻地加入了战局。

“嗨!”

【2】接吻

梅苏特的嘴唇很薄,颜色偏淡。

塞尔吉奥总会看着它思索,在心中想象品尝起来会是怎样的滋味。

偏偏这个家伙总是喜欢舔嘴唇,或是轻轻地用牙咬着,整个淡色的唇瓣都染上了一层带着些许水光的红色。

而他们的第一次接吻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塞尔吉奥和梅苏特训练到了最晚,整个浴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雾气飘在室内一片氤氲,德国前腰的面庞已经因为蒸汽已经是淡淡的红色,向来颜色寡淡的嘴唇染上了瑰丽的色彩。

他们的说话声突然就停止了,只剩下水流的声音,塞尔吉奥搂住了他总是会触碰,却是头一次完全赤裸的接触的腰背,梅苏特的皮肤很光滑,大量的运动和年轻的优势让他浑身散发着活力,每一寸皮肤下的肌肉都是弹性十足,他的梅丝迷人得不可思议。

塞维利亚人的手指插入了湿淋淋的黑色半长发,扣住了弧度优美的后脑,吻住已经渴望许久的唇瓣。

这比塞尔吉奥想象中的还要美妙,他的小尼莫有着柔软甜蜜的嘴唇,还有着与他经常性的略微羞涩模样截然不同的主动与热情。

两个人都不甘于落在下风,用着娴熟的吻技挑逗着对方的唇舌。色情的水声淹没在水流声中,一直到梅苏特不得不喘着气脱离这个磨人又美妙的吻。

【3】喂食

梅苏特扁着嘴被何塞押进了食堂里,不情不愿地在他们的教练注视下端着营养餐挤在冈萨洛和卡里姆中间坐了下来,面前正对着的是萨米。

“嗨,梅丝,怎么回事?”卡里姆捅了一下梅苏特的腰,飞快地小声询问着。

德国人拿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几样菜,不情不愿地塞进自己嘴里,含含糊糊地顶着何塞的目光冲着法国人解释“先生发现了我挑食。”

“那你喝可……”冈萨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被他旁边的哈维一把捂住了嘴。梅苏特感激地看了眼阻止阿根廷人说出某个会令他死得更惨真相的西班牙后腰,偷偷抬起眼观察葡萄牙籍主教练的样子。

他的德国老乡翻了个白眼,给了他的脑门一下,“乖乖吃东西,不许再往我和卡里姆还有冈萨洛的盘子里拨你不爱吃的东西。”

法国前锋递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旁边的冈萨洛也是摊摊手,冲着何塞的方向努努嘴。

德国前腰求助般地看向葡语帮那里,正好对上克里斯蒂亚诺严厉的眼神,旁边马塞洛几人都动作一致地低着头往嘴里扒拉东西。这下子梅苏特蔫得更严重了,无精打采地往嘴里塞完全没味儿的水煮鸡胸肉。

看向哈维那边的西语帮,西班牙后腰微笑着冲他扬了扬叉子上的花椰菜,伊戈尔平静地吃着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马铃薯煎蛋。塞尔吉奥冲梅苏特眨了眨眼,和伊戈尔小声说了几句什么,他们的队长冲着队副翻了个白眼,给了西班牙后卫后脑勺一下,站起身去找了何塞。

塞维利亚人迅速地窜了过来,在萨米谴责的眼神中动作熟练地把他的小尼莫盘子里被列为绝对不吃的那类食物扒到了自己盘子里,又从自己的盘子里把梅苏特爱吃的几样叉了过去,正当他快速完成这一系列没有时日练不出来的流畅动作时,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一道和善的目光。

“塞尔吉奥·拉莫斯!还有梅苏特,你们给我过来!”

气急败坏的何塞指着两个人狠狠骂了一通,餐厅中的皇马球星们有幸见到了他们队副和助攻王在葡萄牙籍教练面前被骂的跟两个霜打的茄子一样。

“从今天开始,塞尔吉奥你就负责看着梅苏特吃饭,如果他的增肌失败,或者又瘦了,体脂比增加了,就是你的责任。”葡萄牙人下来最后通缉,“还有你们!别让我再知道有谁帮着梅苏特挑食和吃不该吃的!”

梅苏特后脊一凉。

塞尔吉奥端着那牌子他从餐厅拿到了更衣室的营养餐,跟在他的小尼莫后头。

“梅丝——乖。”塞尔吉奥端着盘子,叉着几片胡萝卜递到梅苏特嘴边,后者扭过头的样子让他露出了苦笑“这也是为你好,就直接吞下去不会有什么味道的。”

“不。”一向好说话的德国小孩儿态度出乎意料的强硬“绝不。”

“何塞摁我们坐板凳怎么办。”塞维利亚人苦心规劝,想起自家那位教练的性子不禁头疼。

德国前腰打量了他一遍,得意洋洋地扬起自己的小下巴“先生才不会把状态好的我压板凳。”

一直在注意这边情况的卡里姆和克里斯蒂亚诺齐齐翻了个白眼,真是嘚瑟得没边儿了。

塞尔吉奥脑子里蹦出两个词。

有恃无恐,恃宠而骄。

“嗯……”塞维利亚人眯起了眼睛,身体微微前倾“只要你好好吃东西,就有奖励,好吗?”

梅苏特愣了一下,确认了年长者语句中的意味,目光扫向了塞尔吉奥的嘴唇“那得看你的嘴有多甜了。”德国小孩儿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塞维利亚人笑着低下头吻了上去,用自己的唇舌完全覆盖住梅苏特的,旁边传来几声不同语言的脏话。

然后突然安静了下来,塞尔吉奥有些奇怪,但还是继续着这个热情的舌吻,直到梅苏特用他的手用力推开他,塞维利亚人才意识到不对劲,他抬起头,正好看到门口的葡萄牙主教练。

何塞脸色铁青“你们——拉莫斯我是要你督促厄齐尔吃饭,不是让你在大庭广众和他接吻,”葡萄牙人把炮火也投向了旁边的法国人和葡萄牙人“罗纳尔多,本泽马,你们当我看不到你们两个牵着的手吗!”

总之,监督梅苏特吃饭行动以彻底的失败和一条新的更衣室规则而告终。

【4】惩罚
塞尔吉奥冲完澡出来,看到队友基本也都整理好了,有些惊讶地发现没有见到他那条小尼莫,这是怎么了?他心里嘀咕着,什么时候那个小东西不是拖拖拉拉到所有人走光的。

伊戈尔推了一把堵在浴室门口塞维利亚人,让他让开。

“伊戈尔,梅丝去哪儿了?”

他们的队长一副早就等你这句的表情,一边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衣服,一边指了指训练场的方向“你刚才走得早,梅苏特被先生罚跑圈呢。”

“我建议你不……”话还没说完,他的队副已经冲了出去,迅速地没了影。

关于被处罚的原因,梅苏特真的是,完完全全不想再提了。他威逼利诱卡里姆帮他偷渡蛋糕,正当他蹑手蹑脚地快速溜到自己车边,打算把它藏在车里,好在回家的路上把它消灭掉。

但是为什么先生会突然出现在他身后问他最近找住处的进度呀!那块绝对属于赛季中违禁品的蛋糕就被受了惊吓的德国人,一下子砸在了何塞的风衣上。

葡萄牙人脸都绿了。

这就是为什么伯纳乌的新宠儿,被用球场上的精灵来形容的助攻王先生在夕阳下奔跑的原因。

本来就体力不好的德国人在一天的高强度训练后就已经很疲惫,等他跑到第五圈的时候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塞尔吉奥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梅苏特,担忧地抚了抚他的后背“怎么回事?”

德国人喘了好几口气儿,才咳了咳说出话来“被先生罚……还有两圈。”他瞪了一眼明显刚洗完澡,上半身就穿了一件小背心儿的塞尔吉奥“你这样会感冒的。”

说实话,已经眼眶和颧骨全都染上一层红色,气喘吁吁样子的梅苏特这副样子没有任何威慑力,反倒像是在抛媚眼。

塞维利亚人咧开嘴冲他笑了笑,蹲在了梅苏特面前“来。”

“塞尔吉奥·拉莫斯,你发什么疯。”德国人翻了个白眼,就要抬脚离开,却被塞尔吉奥一把拽住了腿,已经没什么力气,全靠一口气撑着的梅苏特顺着惯性倒在了他的后背上。

“走啦!”塞维利亚人就真的这样子背着他跑了起来,被颠得差点掉下去的德国前腰连忙抱住了塞尔吉奥的脖子“去你的!被先生看见就完了!”

“你这不是怕Sese感冒所以才抱着我吗?”塞维利亚人的呼吸也不太轻松,毕竟在训练后又抱着一个一百多斤的大男人对谁都不是个轻松活儿。

伊戈尔换完衣服出来正好撞见了这俩人累瘫在草地上还不停下打打闹闹的模样,塞维利亚人几乎是扒在了梅苏特身上咯吱他,折腾得他们的小队友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队长先生决定以后除非是帮他们收尸,否则绝对不再搭理这两个人的事了。

【5】补习

“梅苏特,这个词的读音应该是……”塞尔吉奥认真地指着手里西语入门的课本,清晰地吐出字音,期待着这一次德国人能准确的说出这个词语。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东西!”梅苏特跟着读了一遍单词,按照塞尔吉奥给出的英语句子意思,几次尝试着调动脑海中的西语语法在塞维利亚人期待鼓励的眼神中,说出正确的句子。

但是他再次失败了,这些熟悉的字母组合在一起就像是一场噩梦,德国人拥有者所有球员梦寐以求的,完美的球商,但语言天赋一塌糊涂。

塞尔吉奥严肃地摇了摇头“梅丝,我们今天得学完这里。”他指了指腕表的时间,“很快的,我们弄完就停下。”

“不。”梅苏特坚定地吐出了这个字“我不学了。”

“梅苏特——你不能——”他苦恼地挥舞着手里的课本,试图找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梅丝,听着,你不能这么任性。”

“为什么?”德国人气鼓鼓地看着他,瞪大了一双眼睛“我可以。”他清晰地吐出这几个字。“我以后都不再来你家了!”

塞尔吉奥把手里那本碍事的书直接扔了出去,举手投降,“是的,”他拉住了冲着门口走去的梅苏特,“嗨,别生气,好吗?”

“我没生气。”德国人声音很低地回答,有些心虚地抬起头看着塞维利亚人,“我刚才不应该这样的,我只是有些…沮丧。”他抿了抿嘴唇“我大概就是学不会。”

塞尔吉奥好笑地看着他懊恼的样子,低下头轻轻吻着梅苏特的额头,后者被他这幅哄小孩子的样子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别过头推开了塞维利亚人,脸色有些微微发红。

年长者揽住梅苏特的腰,吻住了他亲爱的小队友柔软甜蜜的嘴唇,“你喜欢这样吗,”塞尔吉奥低低地笑着,冲着德国人的耳朵吹着气“奖励——你这段时间西语的进步很大。”

“如果我超额完成了你的期待呢?”梅苏特主动地把手臂搭在了塞尔吉奥的腰上,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在男人线条完美的背肌上流连,感受着手下肌肉绝妙的触感。

“那或许我们可以期待一个完美而甜蜜的夜晚。”塞维利亚人笑着吻上了梅苏特挺直的鼻梁,“我其实觉得你今天就很棒。”

“拉莫斯老师,那请问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我的奖励呢?”

“现在。”

—TBC—

评论(4)
热度(27)
  1. 曦杳婂花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转载了此文字

© 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