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足球
皇家马德里是信仰
厄齐尔,拉莫斯,穆里尼奥人蜜
吃下我水鱼和鸟鱼安利
【大明湖群:414182317】
欢迎小伙伴们来玩耍!!
DC
主蝙蝠家
爱大哥一辈子.苏大米苏的无可救药
【ALL DICK】 【DAMIAN ALL】

【KHEDIRA/ÖZIL】【RAMOS/ÖZIL】 THE SEVEN-YEAR ITCH【1】

Title:The Seven-Year Itch
Author:Salazar
Pairing:Sami Khedira/Mesut Özil
            Sergio Ramos/Mesut Özil
Rating:G
Summary:梅苏特终于参加了聚会。
Note:总裁脸,斗牛士水,画家鱼。脸鱼已婚

“怎么了,梅丝?”萨米对着穿衣镜整理着自己的领结,从倒影中看到了梅苏特正有些闷闷不乐地折磨着自己的袖扣。

“我不会西班牙语。”有些单薄的男人撇了撇嘴,扭过头躲过了萨米的吻,“为什么我不能留在德国!”

“嗨,梅丝,别这么任性。”突尼斯裔德国人无奈地摇了摇头,给自家爱人调整了已经有些歪的领口“你会交到新朋友的,实在不行我们再回德国,好吗?”

“我讨厌西班牙语。”梅苏特撅起了嘴,活像个别扭的小孩子,但是已经顺从地站了起来,乖乖地站好让萨米给他整理衣服。“那明天我要去好好玩一天,我还没好好逛过马德里呢。”

“随你的愿,宝贝儿,但是没有夜店。”

“好吧。”

萨米带着梅苏特走进了宴会的大厅,这座大到难以置信的别墅有一个完美的舞厅,而后者在走进来之后,就有些不自在地想要开溜“梅丝,就一会儿,你就可以随意了。”德国人不得不压低声音提醒了他不安的爱人,随后平静地笑着,走向正看过来的,那个人群中心的葡萄牙人。

“克里斯蒂亚诺。”突尼斯裔德国人和葡萄牙人如同多年老友一般拥抱了一下,偏过头看向身侧的爱人。

“梅苏特·厄齐尔。”尽管他总是任性地在朋友和爱人面前享受宠爱,却从不会少了对陌生人以及外人的礼貌。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葡萄牙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梅苏特,竟然体贴地用了德语“叫我克里斯就可以了,我一直想见见你,可是萨米把他的小美人儿藏得太紧啦!”

“我不觉得美人儿这个词是个合适的称呼,”梅苏特挑起了一边眉毛,带着威胁看向了年长的德国人“或者说是萨米藏了个情人?”

“哦,不,梅丝,别听这个家伙胡扯。”萨米玩笑似的给了克里斯蒂亚诺肩膀一下。

萨米·赫迪拉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了,他看着已经如鱼得水地混在克里斯蒂亚诺,佩佩,马塞洛,卡里姆等人中间的爱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行了,萨米,你明明早该知道的,从来都是这个样子,这个走到哪里都能混的开的小混蛋。

就像是他溜达着去了一趟多特蒙德区,结果勾搭回来一歪一胖两个小子,偷偷跑去慕尼黑看个画展,因为迷路被一个矮的和一个二的两个人送了回来,当萨米焦急地赶去时,已经看到梅苏特和那个二的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更不要提他们小时候的同学,他至今不能理解梅苏特是怎么做到和比他高一届的曼努打起来然后成了好兄弟,还连带着校草本尼一起成天折腾……

看着现在的情形,说实话萨米已经预料到了未来的日子里,自己要随时准备着把梅苏特从不知道谁家里抓回家了。

“嗨,伊戈尔。”克里斯蒂亚诺冲着走进来的西班牙人挥了挥手,这个英俊的西班牙人是马德里本土势力的老大,看上去温和成熟的男人掌控着整个马德里的地下势力,在整个西班牙乃至欧洲都有庞大的影响力。

“很高兴见到你,克里斯蒂亚诺。”西班牙人给了葡萄牙人一个拥抱,“塞尔吉奥也来了,他今天没有表演。”

“棒极了。”克里斯蒂亚诺吹了个口哨,收到了伊戈尔谴责的眼神,连忙停下,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伊戈尔,你这样下去注定当一辈子好爸爸……”

“去你的,我还不是给你们这群混蛋收拾烂摊子。”西班牙人看都不看他地甩过去一句,向着梅苏特和萨米打了招呼。“伊戈尔·卡西利亚斯,幸会,厄齐尔先生。”

“嗨——克里斯!想Sese了吗?”

梅苏特转过头,正好看到了发出这声的男人。

像是安达卢西亚明媚热情的太阳。

“你好,我是塞尔吉奥,塞尔吉奥·拉莫斯,一个斗牛士。”正当他还在恍惚那难以置信的灿烂时,英俊而年轻的斗牛士已经伸出了手,笑着面对他。

梅苏特下意识伸出了手,“梅苏特,梅苏特·厄齐尔,一个画家。”他像是模仿一般说出了与对其他人不同的自我介绍,握住了那双比自己的要宽大一些的手掌,干燥而有力,手上的老茧不少,大概是因为他的职业缘故。

金发的西班牙人兴致高昂地吐出一大串西班牙语,看到面前的德国人露出了困惑的样子才恍然大悟,配合着简单的单词比划着“不会西班牙语?”

梅苏特窘迫的摇了摇头“单词。”

“英语?”

“一点点。德语?”

“不。”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似乎是在思考怎么交流,正当萨米已经准备走过去帮忙翻译,以免某个没良心的小混蛋回去之后指责他不帮忙时,却见到两个人突然笑了起来,肢体语言并着满天飞的英语单词和西班牙语单词,听得旁人百思不得其解,而这两个家伙却似乎完全无障碍地沟通了起来。

萨米隐约觉得有些不舒服,他看着那边用着谁都听不懂方式聊天的西班牙人和德国人,觉得似乎有什么开始不对劲了。

“萨米,”伊戈尔很快意识到了德国人的不愉快,轻轻拍了拍高大的突尼斯裔的肩膀“塞尔吉奥总是这样,热情得难以置信,别生气,他不是要……额。”伊戈尔忖度了一下用词“他对待所有朋友都是十分热情。”

萨米点了点头,表示了感谢,配合地开始加入讨论,抛开了那股子不对劲的感受,在西班牙有个圈外人陪梅苏特玩也是好事,起码这样他不至于太过无聊,或是掺和进这些商业争斗里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这场聚会结束前,梅苏特已经和塞尔吉奥从斗牛士和画家的职业谈到了如何保养头发,又扯回到了西班牙的艺术底蕴,由此引申到加泰罗尼亚和卡斯蒂亚的不同,再到足球,又讲到马德里这座城市的故事和魅力,而且迅速敲定了明天相约的马德里一日游。

依依不舍地和塞尔吉奥用一个贴面吻告别,梅苏特兴奋地拉着萨米为他讲述自己的新朋友。

“明天我可以和塞尔吉奥去玩吗——”他期待地看着自己恋人,轻轻拽了拽萨米的袖口“他答应带我去游览马德里,还有他的斗牛表演。”

“没有夜店。”

“没有夜店。”他的土耳其小美人儿严肃地点了点头,眼神中的兴奋就像是个孩子得到了最爱的糖果。

“你总能得到你想要的,小混蛋。”萨米笑着骂了他一句,揉乱了那头柔软的半长发“你最好想想怎么哄好你吃醋的丈夫。”

“你觉得我小气的丈夫会不会喜欢人体彩绘?”

“我想你的丈夫绝对会满意的,小坏蛋。”

—TBC—

评论(8)
热度(13)

© 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