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XHAKA/ÖZIL】THE RIGHT WAY TO MAKE AN APOLOGY【中】

Title:The Right Way To Make An Apology
Author:Salazar
Pairing:Granit Xhaka/Mesut Özil
Rating:G
Summary:格兰尼特拿了张红牌,他得道歉。
Note: 老梗啦,送给兔兔的扎堆!! @BoomXhakalaka 开心点!!!别郁闷了!【比哈特】
轻微水鱼


梅苏特其实本来已经不生气了。

他看到格兰尼特拿牌的时候的确生气了,让人完全无法理解的鲁莽错误,除了之后球队可能受到的影响,更衣室那群人折腾的花样就够他吃一壶了。

但实际上他在看到瑞士人被队友围到中间的样子,就已经消气了,在被施科德兰叫出来后,看到整个更衣室带着惊恐的眼神看来,让他着实爽了一把,最后一点不爽也烟消云散,倒是看着格兰尼特那副呆愣的样子忍不住想逗逗他。

结果发生了什么?

瑞士人在所有队友面前,说帮他带耳钉?这是他听过的最愚蠢的话,没有之一,该死的,格兰尼特是把他当做什么了?

【梅苏特!】爽朗的声音唤回了德国人的意识,抱歉地向塞尔吉奥笑了笑。

“刚才在想事情。”

西班牙人眨了眨眼睛,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还认真地调整了他那边手机的角度,让自己的脸完美地出现在屏幕上。

【你今天都走神好几次啦,和我说说吧,和今天的比赛有关系?】塞尔吉奥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可是你的进球很棒呀,是那张红牌?】

梅苏特犹豫了一下,谨慎地点了点头“算是吧。”他有些烦躁地皱起了眉毛,有些无措地看着自己的好友“但不完全是。”

西班牙人突然笑了起来,他饶有兴致地把脸凑近了镜头【让Sese猜猜,那个瑞士小帅哥和你表白了?】

“你……”

【但或许是场合时机不对。】塞尔吉奥老神自在地摇晃着脑袋,尾巴几乎翘到了天上——如果他有尾巴的话。【这不难看出来的。】

【言归正传,梅苏特。】西班牙人认真地注视着他,不难看出眼神中的些许担忧【你觉得他怎么样?你要接受他吗?或者你想好怎么对待他了吗?】

“他没有和我表白。”梅苏特摇了摇头,有些犹豫地停顿了一下,“事实上,我并不太确定他要做什么……”

【愿意和我说说吗?】



格兰尼特有些忐忑地坐在车里,手指悬在通讯录里的“梅苏特”上面犹豫不决。他转过头小心打量着这栋价值不菲的别墅,并不是没有来过这里,事实上全队在梅苏特正式买下这栋别墅后,都还来疯了一个晚上,把德国人折腾得第二天训练时不停打哈欠。

而他还有帮着大概整理了一下房子,避免第二天保姆来之前梅苏特不会被什么东西绊倒,或是身上沾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除此之外,他还几次拜访过这里,让梅苏特给他讲讲队内需要注意什么,以及伦敦生活的注意事项。

格兰尼特甚至可以说出这栋价值一千万英镑的豪宅中每个房间的位置和用途,梅苏特最喜欢的房间是哪个,他平时会在哪个房间消磨时间,健身房里器材的摆放,冰箱里通常有什么吃的,有几瓶碳酸饮料被悄悄藏在了厨房的角落。

但他从未这么忐忑过。

瑞士后腰犹豫着,在手机屏幕上胡乱划着,回忆着昨天更衣室中发生的一切。

梅苏特当时愣住然后变得愤怒的神情他已经在脑海中回想了足足一个晚上,德国人可能到现在都没有消气,谁都知道他们的半亿先生是个好脾气的,可是生气起来却是极其难搞。

“怎么办呀!”格兰尼特焦躁地呼噜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深吸了一口气,仔仔细细地叨唠了一遍昨天阿龙告诉他的开场白,准备拨出那个号码。

然后一阵敲击玻璃的声音吓了他一跳,他猛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微微弯下腰的梅苏特的眼睛。

“梅,梅苏特。”他手忙脚乱的解锁了车门,打开车门想要出去给德国人打开另一边的,却被轻飘飘的一撇给定住。

格兰尼特,格兰尼特,你这个白痴,这是梅苏特,不是那些女孩儿们。

瑞士人有些局促的笑了起来,示意梅苏特系上安全带。“早上好,梅苏特,我以为你还会有一会儿才会出来。”

“事实上我刚晨跑完换好衣服出门。”德国人淡淡的回答“我还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在车里观察我家。”

格兰尼特尴尬地扯着嘴角笑了笑,干巴巴的笑声回荡在车内。

“梅苏特,你喜欢泰晤士河吗?”格兰尼特支支吾吾地开口,看到德国人的神色连忙改口“或者是大本钟?伦敦眼?额……白金汉宫?”

德国人眼神诡异地看了他一眼“今天由你安排。”



最后他们还是没有去那些著名景点,而是跑去购物了。

哦,刷的是格兰尼特的卡。

对此瑞士人的回答是他在为昨天的红牌道歉。

梅苏特懒得评价了,要是他真的每次都这么和每个队友赔罪,恐怕会被更衣室的众人把卡刷爆。

不过有人出钱当冤大头总是好的,这是德国人悠闲地看着后备箱里放着满满的袋子时候的感想。

“我听说最近新开的法国餐厅很不错,要去试试吗?”

梅苏特有些惊讶地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那家很不好订的。”他想了想“我听先生说那里很不错,挺地道的。”

“那看来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格兰尼特见到德国人的反应松了口气,发现了梅苏特心情的好转,愉悦地勾起了嘴角,却没注意到一直被年长者盯着的手机屏幕上,通讯对方的备注名。

塞尔吉奥。

看着西班牙人发来的讯息,梅苏特无声的笑了起来,手指敲击着屏幕回复【说真的?到晚上再告诉他我没有生气?我都开始可怜他了。】

【哦!梅苏特!他可是拿了红牌呀!还是直接的!我当时两黄变一红都被你们折腾的死去活来呀!】

【可是我刚刚刷爆了他的卡,等会还有一顿法国菜等着我。】

【Sese伤心了!梅苏特,你和卡里姆,伊戈尔他们也是把我的卡刷爆了无数次,还每次都请你们去最正宗的西班牙餐厅!】

德国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得到旁边格兰尼特疑惑的眼神,轻轻咳了咳掩饰自己的失态,把手机塞回了兜里,不管远在马德里的某人在如何用信息狂轰滥炸。



当他们品着红酒,等待着主菜时,瑞士人打破了沉默“梅苏特,昨天的事我很抱歉。”格兰尼特抿了抿嘴唇,忐忑地说出了这句话。

他毫无把握梅苏特会有怎样的反应,冷淡接受,还是轻轻点头,或是微笑着原谅他?格兰尼特垂下了视线,让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桌布的花纹上。

可是许久都没有声音传来,没得到回应的瑞士人疑惑地抬起了头,正好捕捉到梅苏特憋笑的样子。

格兰尼特猛的睁大了眼睛。

“梅苏特?”他半是欣喜半是憋屈地叫了一声“你是不是早就不生我的气了?”

德国人再也忍不住笑意,笑了出来,但碍于场合又不能大声喧哗,憋得他渗出了几点泪花,捂着笑疼的肚子,另一只手指着格兰尼特,嘲笑着他的样子。

—TBC—

评论(7)
热度(24)

© 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