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azar_一条咸鱼

【足球】
皇家马德里
厄齐尔中心
主水鱼鸟鱼
皮水走肾向
【DC】
蝙蝠家 灯团
All Dick Damian All
【FGO】
人活着就是为了黄金三靶
非洲人什么时候能抽到阿周那

【大明湖向】IN DEEP WATER 【1-2】

Title:In Deep Water
Author:Salazar
Pairing:未定
Rating:G
Summary:梅苏特在他的23岁生日当天,经历了一场一点都不令人愉快的意外。
Note:一堆二设,ABO就是为了二设推进剧情(???)本章出场人物只有脸哥和卡西爸爸是Beta。至于你堆,嘿嘿嘿。
Warning:本章涉及卡西鱼水鱼罗戴厄龙鱼鸟鱼脸鱼倾向(你)然鹅,我觉得,在鸟鱼肯定全程亲情向的情况下,这篇的最终cp八成还是那啥啥(咳)太久没写过东西,乱七八糟。 @哈哈哈哈哈哈梅斯  @云山苍苍♪ 我都码字了,南聚聚什么时候更新

顺带借机宣群,大概就是讨论你堆中心cp搞事情,世界杯快到了朋友们,搞事吗。
欢迎加入大明湖宽广美丽好,群聊号码:414182317

1.

梅苏特的心情好极了。

早上塞尔吉奥就偷偷摸摸地告诉他,给了他一个惊喜,要他训练结束后留下来。

今天是梅苏特的23岁生日。

是的,梅苏特是个中等水平Alpha,虽然在高等水平Alpha众多的皇马更衣室里他的激素水平并不出奇,可是德国人对自己的信息素满意极了,被塞尔吉奥赞叹令他想起塞维利亚海滩的气息。

【非常适合小鲷鱼的信息素。】他记得自己炫耀自己信息素的时候,伊戈尔是这样笑着调侃他的,还不忘记揉一把德国人柔软的黑色头发。

梅苏特还没来得及换上衣服,就被围了起来。

向来磨磨唧唧的德国人不出人所料地落在了最后,这时候的更衣室只剩下了几个人,塞尔吉奥和克里斯蒂亚诺快步走了过来,更衣室的另一边是正在聊天的哈维、伊戈尔和萨米,看到这边的动静,队里两个后腰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也走了过来,只留下整理东西的伊戈尔。

“梅丝!我们给你办了个庆祝派对!”塞维利亚人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伸手扯了扯德国人还在滴水的头发,哈维摇了摇头,把塞尔吉奥作乱的手拉开,“让梅丝先穿上衣服。”

克里斯蒂亚诺眼神诡异地撇向了他助攻搭档的腹部,有些严肃地伸手戳了戳“梅苏特,你长肉了。”葡萄牙人摇了摇头,目光又在自己旁边的卡里姆身上打量着,法国人立马做出无辜的样子。

梅苏特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塞尔吉奥甩了甩自己那头金色的长发,冲着克里斯嬉皮笑脸地打哈哈“今天可是梅丝的生日呀,别那么严肃。”

梅苏特觉得身上有些燥热。

面前几个好友打闹的声音从耳朵中直接穿了过去,德国人发现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只是茫然地睁着眼睛,感到自己的体温上升。

这太奇怪了,梅苏特意识到自己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空气中变得浓郁起来的信息素上。塞尔吉奥在他面前从来都不知收敛,总会带着他那充满酒精味道的信息素在德国人身边晃悠,不过梅苏特从来不是好斗的类型,从一开始的别扭到现在,梅苏特早就习惯了塞维利亚人的信息素。

现在,几个高水平Alpha挤在这小小一块区域,刚刚充满早,身上的热气和经过收敛也依旧逼人的信息素一齐涌了过来。梅苏特发现自己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这几种迥异的气味上,甚至能够轻易无比地在混成一团,并不怎么美妙的味道中准确地辨认出每一种。

“……我和妈妈要了她秘制海鲜饭的菜谱……”

“……别扯了,Sese你只会炸了厨房……”

梅苏特意识到他们大概在争吵晚餐的食谱,可是他无法集中注意力,本就对西班牙语并不擅长的他只能捕捉到几个零星单词,好像他刚到这里的时候。

甚至更糟糕。

他觉得自己热的要爆炸了,可是他连上衣都还没穿上,浴室中飘来的蒸汽还不至于让他在十月份热成这样子。

我大概是发烧了。梅苏特心想。

哈维是最先注意到他们的助攻王不对劲的。德国小孩的脸颊红得吓人,光裸上身白皙的皮肤上是一层不正常的红晕。

“梅丝?”他试探性地叫了年轻的Alpha一声,却没得到任何回应,他提高了声音,又叫了一遍“梅苏特!”

这一下,终于引来了争吵不停的几个人的注意。

梅苏特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似乎是哈维和塞尔吉奥,他抬起头,试图让视线聚焦到面前熟悉的几人身上,却只能调动这几分钟里越加敏锐的嗅觉,辨认出面前几人的位置。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2.
空气中浓烈的甜腻信息素已经清楚地说明了一切。

伊戈尔架起了已经瘫软的德国人,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试图让这个五分钟前还是一个拥有好闻海风气味的Alpha喝几口水。

是的,他们的十号,刚刚就在他最好的几个朋友面前进入了发情期,整个更衣室里面都是洋甘菊的气味。

这太糟糕了。

门外几个人焦急地团团转,但是在这股发情期Omega信息素的影响下,从没标记过人的塞尔吉奥和克里斯蒂亚诺已经受到了影响,哈维冲着萨米点了点头“把他们两个带到休息室去,这样下去他们俩肯定会惹麻烦。”看着Beta拽着两个Alpha离去的身影,哈维叹了口气。

这真是糟糕透了。

何塞收拾着文件,目光扫到日历上,他意识到今天是他们10号的生日。

估计那群小混蛋又要折腾了。葡萄牙人摇了摇头,决定去趟更衣室看一眼,也让那几个家伙少折腾折腾他们的助攻王。

但是这里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何塞任何的想象,即使是历经各种事情的他愣在了当场。

在嗅到那明显处在发情期的omega气味,和穆里尼奥愣住了,随之而来的是翻涌而上的怒火,他用力的敲在了门板上,“不论里面是谁,马上给我出来,带一个发情期的Omega进到巴尔德贝巴斯,你们是想做什么!”

里面有了一段时间的寂静,连刚才透过隔音并不好的门而传出来的粗重喘气声和小小呻吟都消失不见。

本来在低声安抚德国人情绪的伊戈尔僵了一僵,复杂地看着蜷缩在自己座位上的年轻人,“先生……”

哈维叹了口气,看着在听到穆里尼奥声音之后,绝望地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眼睛的梅苏特。西班牙后腰犹豫了一下,想要安抚性地拍拍德国人经历了一个赛季增肌,依旧显得有些单薄的肩膀。

在感受到自己肩上年长Alpha传来的力度,较自己现在不正常的体温而温度略低的手掌时,梅苏特近乎本能地颤抖了起来,随即似是厌恶地狠狠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尽管哈维已经极为谨慎地没有释放出任何信息素,他衣服和身上仍沾染的气味也令梅苏特觉得又刺鼻又难以拒绝。

伊戈尔已经打开了门,尴尬又焦虑地让开一步,露出了里面的情况。哈维咳了一声,连忙加快脚步走了出去,把安抚梅苏特和处理后续情况交给了队长和主教练。

在嗅到那浓郁的Omega信息素的时候,尽管何塞早就有了属于自己的Omega伴侣,也不得不冷静了一下,才敢踏入这片危险的小天地,他确认了四周的工作人员已经被刚才离开的西班牙人清走后,目光落在了蜷缩的德国男孩儿身上。

伊戈尔低声打了几个电话,何塞隐约听到是联系人去找抑制剂。年长的葡萄牙人深吸了一口气,“伊戈尔,这里先由你负责,我……”

“先生!”梅苏特已经扶着柜门站了起来,泛红的眼眶像是刚踢完九十分钟整场,“我可以踢球。我是个Alpha,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梅苏特,冷静下来,我会封锁这个消息。”何塞声音带着烦躁“和伊戈尔呆在这里,一切等你的发情期过去之后。”

—TBC—

评论(13)
热度(68)

© Salazar_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