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足球
皇家马德里是信仰
厄齐尔,拉莫斯,穆里尼奥人蜜
吃下我水鱼和鸟鱼安利
【大明湖群:414182317】
欢迎小伙伴们来玩耍!!
DC
主蝙蝠家
爱大哥一辈子.苏大米苏的无可救药
【ALL DICK】 【DAMIAN ALL】

【RAMOS/ÖZIL】HOSTILE RELATIONSHIP

Title:Hostile Relationship
Author:Salazar
Pairing:Sergio Ramos/Mesut Özil
Rating:G
Summary:任务失败的塞尔吉奥,被梅苏特救回了自己的诊所。错误的地点,错误的相遇。
Note: 战地医生堆x敌方军官水。轻微脸鱼水鱼。 @哈哈哈哈哈哈梅斯  @云山苍苍♪ 拿以前存货混波更新。

【梅丝,你在哪里?】从口袋中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因为信号不好而断断续续的,可是梅苏特还是辨认出了自己挚交好友的声音。“我正在城外边帮忙处理伤员。”他疲惫地用手背蹭了蹭额头上沾到的灰尘“很快就回去,放心吧萨米,尤利安在陪着我。”

不远处正熟练地打绷带的年轻人,听到自己名字被提及,回过头露出一个笑容,做了个完成的手势。梅苏特点了点头,示意他再在附近看一看。

【快点回来。】突尼斯裔男人的声音很是严肃【这次的率领突击小队的军官在帝国的地位极高,肯定会有后续部队来寻找他。】

“这次不是没有高级军官吗?”青年有些惊讶“而且我听说俘虏了全部军官。”梅苏特皱起了眉毛,打量了一下尤利安的位置,开始收拾自己急救箱的东西。

【他被掩护着逃跑了,那些人是卡西利亚斯的亲卫队,我们还没从他们嘴里撬出东西,但是他肯定伤的不轻。】萨米声音有些凝重【希望我们能抢先找到他,卡西利亚斯不会放弃他的。】突尼斯裔人的声音顿了顿,压低了一些【流出的一些消息称,他是伊戈尔·卡西利亚斯钦点的继承人。】

听到这位帝国军政两届大佬的名字,梅苏特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向尤利安挥了挥手,示意他收拾东西准备回城。“我知道了,这就回去。”

“梅丝——这里有个人!”土耳其裔人愣了一下,掐断了对讲机,提起急救箱冲了过去。

刚刚被尤利安放平在空地上的是个青年男子,虽然浑身狼狈不堪,也能看出些与众不同,想必是富贵之家出来的少爷,正巧赶上了战争。可是在梅苏特开始检查他的伤势时,土耳其裔人皱起了眉毛,子弹打在了他的左大腿,右肩和右手臂上,还有一道极深的刀伤在后背上。

而青年现在已经意识不清,大量的失血让他奄奄一息,身上的高温更是不妙,尤利安观察着梅苏特的神情,询问着他的意思。

“我必须立刻给他立刻做简单处理,尤利安你去把担架拿来,”年轻的医生深吸了一口气“希望他能挺过来。”



当塞尔吉奥恢复意识的时候,身上潮水般涌上的剧痛让他的瞬间清醒过来。因为太久没接触光线的眼睛被刺得难受,他只好眯着眼睛慢慢适应。

他还以为自己这一次死定了,没想到竟然被救了,注意到这间有些冷清房间设计的塞维利亚人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大概是哪个好心人把自己送到了城内诊所。

正在塞尔吉奥试图去够床头小桌上那杯水润润自己干涩喉咙时候,脚步声伴随着说话声从门口传来。

“不,萨米,我可以帮忙,但我不会作为军队的常驻医生……”是个年轻人,而且看样子这道声音的主人就是救了自己一命的医生了,金发青年躺回了床上,闭上了眼睛假装还没有清醒,耳朵却立了起来关注着说话声。

“你在这里不安全,梅丝,这里太靠近前线了,我很快就要被调走一段时间,这边新的负责人不是我们的人。”低沉的声音带上了些许严厉,却难以掩饰担忧。塞尔吉奥在心中暗暗好笑,这个家伙八成是对这位小医生有意思吧。

“不。”并不强烈的语气,可是其中蕴含的坚定令萨米不得不停下了劝说,后者在暗地叹了口气,梅苏特不是个固执的人,但当他坚持起来,没人能劝动这个看上去好脾气的小家伙。

一阵沉默后,萨米终归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去看看你的病人吧,我先回指挥处了。”

目送着突尼斯裔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梅苏特抿起了嘴唇,他当然明白目前的局势有多么严峻,也明白自己那一向纵容他的竹马不言之中的那份炙热情感。

压下了心中复杂的感觉,推门走进病房,土耳其裔青年看着床上表情平静,还在沉睡中的金发男人,皱了皱眉毛,掀开了被子检查伤口,重新上药。

原本那一身衣服早就没法再要,在尤利安的帮助下换上了一身宽松的衣物,也方便了处理伤口,而这则让实际已经恢复了意识的塞尔吉奥有些尴尬地僵住了。当一双手利落而仔细地脱下了他的裤子和上衣时,他意识到了一个尴尬的现实——他没穿内裤,而不幸的是,他的大腿上那一处枪伤比较偏上。

感受到那一双手已经灵巧地开始解开腿上绷带,大概是以为他没有清醒的缘故,也就没了那些避免尴尬的谨慎,若有若无地蹭到大腿内侧的手背令他僵住了身体。

这他妈太尴尬了,塞尔吉奥僵硬地任由梅苏特动作,内心哀嚎着。

解开了绷带开始检查伤口情况的医生意识到金发青年不正常的反应,意识到他已经醒了,动作顿了一顿,心里暗感好笑,动作却是立刻谨慎了起来,尽量避免碰到皮肤,迅速地完成了一系列动作,最后给他首先套上了裤子——他可对欣赏自己病人的生殖器没有任何兴趣。

听到关门声和逐渐远离的脚步声,塞尔吉奥才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睁开了眼睛,他看到桌子上的那杯水似乎是重新倒了一杯,位置还更近了一些,就明白了自己刚才的装睡行径恐怕是被看得一清二楚,塞维利亚人的脸因为尴尬热了热,抬起手够向了已经可以轻松拿到位置的水杯,杯壁上传来的温热感让他露出了一个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傻笑。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着便装的男孩儿就出现在了塞尔吉奥面前,后者眼尖地注意到了他站姿中不经意的防备姿态,有几分军队里头训练出来的味道,心下有了猜测,对这个还没正式见过面的医生更添了几分好奇。 “你好。”塞维利亚人还有些虚弱地出声,露出了一个他惯常的笑容“请问这里是哪儿?”

“盖尔森基兴,”尤利安走过来给他调整了一下枕头,让伤者能略略倾斜一些上身,方便说话,“梅丝和我在城外发现了你,就把你带回了他在城里的诊所。”年轻人的目光在他那一头柔顺金发上停留了一会儿“你真幸运,没有要害伤。”

塞尔吉奥勉强的笑了一下,有些失落地看着自己缠着绷带的大腿“但我的侍卫和朋友们,全部都——”金发青年有些茫然“我没想到会这样子。”

“这个时候随便在城外走动,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低沉的男声还带着一些疲惫,声音的主人出乎意料的年轻,并不是典型日耳曼民族的相貌,反倒像是土耳其人,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大眼睛却并不突兀。塞尔吉奥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青年怔了一下,很快意识到这个看上去比他还小几岁的单薄青年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医生,感谢您救了我。”塞维利亚人笑了起来“我是何塞,何塞·赫尔南德斯。”

梅苏特用了几秒从这个漂亮灿烂的笑容中清醒了过来,视线扫过那头灿烂的金发,礼貌地点了点头“梅苏特·厄齐尔,我会负责你直到伤愈。”土耳其裔人低声用德语对尤利安说了几句,等到少年的身影远去,才把视线又一次投向床上的青年“我有几个朋友还是有些势力的,”一片尴尬的沉默中,梅苏特主动开口“起码在这个诊所里,你可以安心的养伤。”

塞尔吉奥愣住了,他惊愕地看向那个平静的青年,意识到自己那个拙劣的假名有多么可笑。

医生见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好休息,'何塞'。”

拉莫斯少爷呆呆地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跳动得快了一点。

哦,上帝呀。

塞尔吉奥的脑海中全是刚才梅苏特的那个有些狡黠的笑容。

我大概是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TBC—

评论(11)
热度(14)

© 挖坑不填坑拖稿恶势力 | Powered by LOFTER